谁的人生没有一份大盘鸡

威图手机资讯网记实2019-10-09 13:3746

我已经不记得大盘鸡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家乡流行起来的,好像是2000年左右的事情,大约就是那时候。


在我最初的印象中,大盘鸡就是用大量麻椒和辣椒料理出来的鸡肉,里面掺了很多的土豆、洋葱、青椒,满满当当的一大盘子,看起来就很有食欲。那个时候,一份大盘鸡才二三十块钱,还附带送面,简直是聚餐必点的菜。很多人一进饭店首先喊得就是“老板,来一份大盘鸡”,那声音亲切的仿佛还萦绕在我的耳边,久久的挥散不去。


在我上大学之前,我很少吃大盘鸡,只是偶尔跟着别人去饭店能吃到一次大盘鸡。不同的饭店做出来的大盘鸡口味是不一样的,有的偏麻,有的偏辣,有的是又麻又辣,我记得很清的是第一次吃大盘鸡,吃完嘴都麻的没有知觉了,那种感觉真是永远也忘不了,真的,长那么大都没有吃过那种又麻又辣的菜,太好吃了。


去了外地读大学后,在读书期间吃了好多好多大盘鸡。那时候同学们都不富裕,偶尔出去聚个餐都是选择去吃大盘鸡,再点几个菜,几个人花个一百块左右就能吃的很好,真是太实惠太解馋了。后来有同学在校外租房子自己开伙做饭,偶尔过去蹭饭,也是自己做大盘鸡。自己做的肯定跟饭店里做的不一样,买只鸡,买点土豆,再买袋大盘鸡料,比葫芦画瓢也能做出大盘鸡,那味道别有一番滋味,也是很好吃的。


每当有同学得了奖学金,那是一定要请吃饭的,人多了就轮着请,校外那几家知名的小饭店挨个来,当然,每次大盘鸡都是主角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吃的大盘鸡是真的大盘鸡,量大份足还好吃,比起现在的大盘鸡好吃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

毕业的时候,街上大盘鸡店遍地开花,简直是没走几步就是一家店,什么乡村大盘鸡,老狼大盘鸡,农夫大盘鸡,西部大盘鸡,新疆大盘鸡......。很多店都火爆的很,好像大家出去吃饭没得选就是吃大盘鸡,今天吃这个牌子,明天吃那个牌子的,一星期七天都不带重样的。那段时间我也借机吃了好多大盘鸡,见识了大盘鸡多种多样的做法,既吃到过好吃的,也吃到过不好吃的,既吃到过做熟的,也吃到过没做熟的,既吃到过一份好多只鸡爪的,也吃到过一份好多只鸡头鸡脖子的。因为这样,人们慢慢的就不喜欢吃大盘鸡了,很多大盘鸡店也就生意萧条,后来就关店倒闭。


当外卖火起来时,大盘鸡死灰复燃,又重新火起来了,有没有店面不重要,便宜实惠才重要,能赚一笔就是一笔。大盘鸡不知什么时候都变成了用鸡大腿做的了,你点一份,送来的都是鸡大腿,土豆已经不是必带,需要选填,有的还需要加钱,洋葱、青椒之类的也很少见了,浓油赤酱的一份鸡大腿,一盘鸡大腿还能叫大盘鸡吗?你让整只鸡怎么想呢?


鸡腿大盘鸡被挑残后,又兴起了炒鸡,地锅鸡,原来人们喜欢的还是一整只鸡。玉米不知什么时候成了鸡的伴侣,葱姜也必不可少。不管是白条鸡还是芦花鸡,不管是圈养鸡还是散养鸡,喜欢吃鸡肉料理的永远都不少,不管是炒是炖是煎是炸。


这些年,很多人的生活,大盘鸡从没有缺席过,不管是自己选择的还是被动选择的,很多人都至少吃过一次大盘鸡,而说起大盘鸡,相信没有人会说自己不知道,这就是大盘鸡的魅力。